曹文轩获奖后 中国原创童书出版走向何处


        在今年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摘得国际安徒生奖,成为该奖设立60年来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作家。对于中国的原创童书出版来说,这无疑是极大的鼓舞。知名出版人海飞把曹文轩获奖比作中国童书出版“黄金十年”的一顶金冠,并预言我国将迎来一个更加辉煌、含金量更高的新的“黄金十年”。要开启下一个“黄金十年”,我们有哪些经验可以延续、哪些方面需要改进?《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少儿出版人。

回望过去    童书走向原创时代


      中国正在进入原创童书唱主角的时代。在国内的销售排行榜上,如果说原来引进与原创的比例是7:3或8:2,现在就反过来了。这个改变就是这十几年的事。


       “中国正在进入原创童书唱主角的时代。”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这样判断。他说:“近15年,中国童书出版经历了三个阶段,先是经典作品时代,后来是引进作品时代,而现在进入了原创作品时代。”

        从走出去看,中国原创童书出版的发展体现在走出去的儿童文学图书和图画书越来越多,在国际上获奖的儿童文学作品、图画书也越来越多。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就是一个最有力的说明。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表示,曹文轩获奖说明了中国儿童文学完全有资格作为世界儿童文学最高殿堂,这为中国少儿出版增强了自信。但李学谦同时呼吁,要清醒地看到,在世界儿童文学、少儿出版方面,中国有很强的国际影响力的作家还不是很多,国内作品能够获得国际认可的也还不是很多。中国儿童文学、中国童书出版走向世界的路还很长。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则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原创童书在国内的繁荣,“在国内的销售排行榜上,如果说原来引进与原创的比例是7:3或8:2,现在就反过来了。这个改变就是这十几年的事。”白冰还谈到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原创图画书近几年发展可谓异军突起,如曹文轩的《夏天》《痴鸡》《羽毛》,彭懿的《不要和青蛙跳绳》《妖怪山》,梅子涵的《麻雀》,黑眯的《辫子》等,一批好作品陆续推出。
         分析原创童书出版繁荣发展的情况,海飞提出了“黄金十年”的概念。他认为,“黄金十年”是从21世纪初图书零售细分市场儿童文学图书的爆发性销售开始的。具体表现在儿童文学创作上,涌现出了一批优秀作家、优秀作品,涌现出了一批品牌作家、品牌作品,涌现出了一批畅销书作家、畅销书。如曹文轩和他的《草房子》《青铜葵花》,杨红樱和她的《淘气包马小跳》《笑猫日记》,沈石溪和他的“动物小说系列”等。
        原创童书出版为什么会有空前的繁荣发展?明天出版社社长傅大伟认为原因有三点:一是市场的需求、读者的需求;二是作家不断涌现、优秀原创作品层出不穷;三是与儿童的阅读量增长有关。正是在诸多因素拉动下,儿童图书市场进入快速发展繁荣的时期。

把脉今日    原创童书“四多四少”

       一是幻想题材的作品较多,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太少;二是给孩子快乐、幽默、甜蜜的作品挺多,但培养他们逆境情商和悲悯意识的作品较少;三是好的长篇不少,好的中短篇也有但不多;四是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很多,但特别好的原创科普图书不多。

       “现在市场上卖得最好的书,有很多在文学性、艺术性、思想性这些方面还不是很强。一些排行榜把商业性很强的通俗儿童文学排到很高的位置,文学的娱乐功能被过分渲染,变成了迎合孩子的作品,这对少儿出版的发展是不好的。”李学谦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前原创童书存在的问题。
       正如白冰所说:“我们出哪些人的作品、什么样的作家的作品,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种评价,也是一种引领。”对此,曹文轩曾撰文表示,这种叫“儿童文学”的文学应该是一种培养儿童高雅趣味、高贵品质的文学,而不是一味顺从他们天性的文学。“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也认为,她在给孩子推荐图书、电影、音乐时,“皆考虑的是作品的艺术性和思想性”。那些故作幼稚腔调和幼稚思想、封面上挤满了歪歪扭扭的“天真体”书名的童书,显然是她排斥的。
        多位出版人也提到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太少的问题。白冰建议:“要把视线更多地投入到平时容易忽略的孩子,关注他们的心理现实和生活现实。”接力社正在努力改变这种现状,白冰透露,儿童文学作家郑春华的雷达已经扫到了有些作家关注不到的孩子的生活,她正在给接力社写一个“‘小露珠’儿童小说系列”。这个系列更多地关注到离异家庭的孩子、大都市里打工子弟的孩子以及智障孩子的内心世界。
        对于近年来异军突起的原创图画书板块,出版人也寄予厚望。张克文认为,原创图画书近年来已经有了很大的起色,但仍略显薄弱,还没有展现应有的中国面貌、风格、特色。
        原创科普科幻板块也是出版人的痛点。虽然大家都很重视这个板块,但现实如李学谦所说的一样,科普书引进的多,原创的少。分析原因,张克文认为,这方面的作者比较欠缺;未来出版社副总编辑孟讲儒认为,这背后可能与民众对科学普及的认识及科技发展水平有关。

       原创童书以上种种问题,白冰将之归结为“四多四少”:一是幻想、奇幻、玄幻等题材的作品较多,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太少;二是给孩子快乐、幽默、甜蜜的作品挺多,但让孩子在苦难、痛苦中培养他们逆境情商和悲悯意识的作品,或者说用苦难、悲悯点亮儿童生命之光的好的作品较少;三是好的长篇不少,好的中短篇也有但不多;四是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很多,但特别好的原创科普图书不多,尤其是在百科图书的原创上,我们和国外还有一定的差距。


建言未来  出版品位必须坚持

        ‘四品’即品位创作、品位批评、品位出版、品位阅读。‘四品’是一个良性循环的闭环。如果有了‘四品’,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中国少年儿童的阅读就一定会跨上一个非常高的台阶。
        曹文轩获奖是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和出版的新起点。出版人应该怎么样讲好中国故事,出版更多优质精品力作?出版人纷纷支招。
       “品位创作、品位批评、品位出版、品位阅读。”白冰从出版上下游生态链的角度,提出了“四品”之说。品位创作,是指作家要有自己独特的审美追求,坚守儿童文学理想,坚持创作的初心,才能写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品位批评,是指文艺批评要按照文学艺术标准客观批评作品,有好说好,有坏说坏,正确引导,不能把批评变成单纯的赞美。品位出版,是指出版人一定要选择那些优秀的,坚守自己独特审美追求的,把为孩子写作当作自己一生理想和追求的,在文学创作上有独特创新的作品来出版。如果有了品位创作、品位批评、品位出版,读者的阅读水平、阅读能力将会上很大一个台阶。品位阅读,既要满足读者,又要引领读者。白冰总结说:“‘四品’是一个良性循环的闭环。如果有了‘四品’,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中国少年儿童的阅读就一定会跨上一个非常高的台阶。”
        谈到具体的措施,出版人更多地说到了作者队伍的培养和建设。张克文说:“虽然儿童文学有‘高原’有‘高峰’,也有优秀的作者队伍,不过对于庞大的青少年群体来说,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数量还是远远不够。”孟讲儒则建议出版人放开视野,吸引更多层面更丰富的队伍参与到童书创作中。他举例说,早期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中国科普名家名作丛书”,就收录华罗庚、张景中、王梓坤等大家的通俗作品,已经成为经典。又比如近年来张炜、赵丽宏、阿来、马原、虹影等当代作家参与到儿童文学的创作中,这极大地丰富和刺激了中国儿童文学的创作队伍和创作热情。

       对于原创童书走出去问题,白冰认为,出版人要抓住一切平台和机会,向国外同行宣传我国的作家和作品。但走出去不能光靠出版社自身,还要通过驻外的外交机构、文化机构和出版社国外分支机构来介绍和推广我国的作家作品。孟讲儒提出,应该多培养好的翻译人才,另外,中外出版机构间可以探索长期合作、代理等路径。(左志红 李明远 刘蓓蓓 李彦 )



2016年04月25日

关于读书,习近平是这样说的 --- 中纪委
为什么越是老师,越该读书? | 我是教师

曹文轩获奖后 中国原创童书出版走向何处 左志红 等

发布时间:

详细信息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